全球智库动态 | 美国欧亚集团发布2020年最高风险预测
发布时间:2020.01.10    浏览次数:   作者:欧亚集团
返回列表


编者按:每年一月,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会发布全球十大风险。1月6日,欧亚集团发布了2020年全球十大风险,该公司自1998年成立以来,第一次把美国国内政治风险列为全球十大风险之首,其他风险包括中美技术大脱钩、中美关系、跨国公司面临的政治压力、印度、欧洲、气候变化等。




近10年来,人们一直生活在地缘风险不断上升的环境中,但没有出现真正的国际危机。除了地缘政治风险,全球发展趋势良好,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全球化至关重要。人、思想、商品和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动,是战后世界格局最重要的特征,它们创造了非凡的财富和机会,促进了全球的平等,减少了贫困,延长了人类寿命,促进了和平与繁荣。


由于中美技术脱钩,21世纪经济的重要一环碎成了两瓣。发达国家两极分化,部落主义力量增强。政治、经济、制造业产品和服务技术的变化,供应链缩短,导致全球化分裂。


此外,经济和地缘政治开始走下坡路,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预计,美国经济将在2020年或2021年陷入衰退。世界地缘政治衰退日益严重,世界缺乏领导力——美国盛行单边主义、以美国为首的联盟遭遇侵蚀、破坏美国及其盟友稳定的俄罗斯面临衰落、中国逐渐成为世界舞台不可替代的角色。


气候变化开始制约经济增长,这种趋势将随着时间而增强。2020年,气候变化将让人类面临前几代人未曾经历的经济衰退。



图1:随着时间推移,气候变化开始制约经济增长


不断恶化的环境可能引发全球危机,相对于过去,政府和私企可以利用的资源使得应对变得更容易,但挑战的规模更大,地缘政治衰退削弱全球合作。


2020年确实令人担忧。


风险一:操纵!谁统治了美国?(Rigged!: Who governs the US?)


美国国内政治从未被列为头号风险,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的机构是世界上最强大、最有弹性的机构之一。2020年,这些机构将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美国面临的风险包括:许多人认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不合法和大选后存在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产生的“真空”使外交政策环境变得不稳定。


由于制度限制,特朗普总统未能实现他的计划的主要部分,但这不妨碍他分裂美国。尽管特朗普已经在众议院遭到弹劾,但参议院将宣布他无罪。这种情况可能会使2020年11月的总统选举失去合法性。民主党人会觉得弹劾在政治上被撤销,是让总统凌驾于法律之上。而特朗普将认为自己有权干预选举结果,因为弹劾不再是一种有效的政治限制手段。大部分人认为2020年选举会被操纵。根据2019年的民意调查,只有53%的公众认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是公平的。民主党选民信心下降最大,2016年,84%的民主党人认为2016年大选是公平的,2019年9月,只有39%的人认为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是公平的。这将是1876年大选以来,政治气氛最糟糕的一次美国大选。



图2:2016年和2019年美国民众认为大选公开和公平的比例


2020年大选结束后将出现严重的问题。不论特朗普是否当选,2020年美国大选的选举过程都将受到质疑。


风险二:大脱钩(The Great Decoupling)


中美在技术领域脱钩,是自苏联解体以来对全球化影响最大的地缘政治。


在2019年美国采取了一系列导致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政策后,中国认为中美技术脱钩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将打破对美国的技术依赖并致力于国际技术、贸易和金融架构重塑,在日益分化的世界中谋求利益。


本次大脱钩扰乱了两国技术、人才和投资要素的流动,不仅会影响全球价值5万亿美元的科技产业,也会影响媒体、娱乐、学术研究等行业,形成难以逆转的商业、经济和文化鸿沟。


在科技领域,中国构建的“弹性供应链”将加大中美科技竞争的风险,这对在中国拥有庞大业务的美国科技公司来说,也是一个坏消息。


最大的问题是:“新的'柏林墙’会建在哪里?各国将选择哪一方?”


对中国大陆来说,中国台湾是除美国以外的相关设备进口主要来源地,尤其是华为等企业在全球竞争中所需要的尖端半导体,因此中国台湾的战略重要性将日益增强。出于同样的原因,韩国也将倒向中国。东南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东欧和拉丁美洲等地区的国家最有可能倒向中国,这些国家将成为中美在智能手机、网络、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和金融服务等领域竞争的主要市场。


中美分歧扩大,会给全球商业蒙上永久的地缘政治阴影。


风险三:中美关系(US/China)


随着中美科技脱钩的发生,中美在国家安全、影响力和价值观方面将出现更明显的冲突。双方将继续在这场斗争中使用制裁、出口控制和抵制等经济手段,这场交火将波及其他国家和企业。


中美竞争的核心是大国竞争,并不像冷战那样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随着中美政治结构的分歧越来越大,中美之间的竞争将越来越多地被看作是价值观的冲突,并且会受到爱国热情的鼓动。美国认为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中国认为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


贸易摩擦已经中止,但仍未结束,取得突破的机会微乎其微,美国外交政策侧重于如何遏制中国而非如何与中国竞争。抨击中国将成为2020美国大选中的重要话题。


美国将对中国采取严厉措施,对特定官员和技术进行控制,以及限制美国对华投资。这些举措也将为本已疲软的中国经济带来尾部风险。与此同时,中国将惩罚外国公司,“不可靠实体清单”将越来越长,中国将继续提高外国人获得签证的门槛。


中国认为:特朗普很重视贸易,但对安全问题兴趣不大。中国的这种想法是危险的,因为美国总统是难以预测的。


风险四:跨国公司无法伸出援手(MNCs not to the rescue)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跨国公司将填补“G0”时代全球治理和自由秩序的空白,私企将在气候变化、扶贫、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等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但欧亚集团对这一观点持怀疑态度。欧亚集团认为,在未来一年,企业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和更严峻的地缘政治环境。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化对跨国公司是一个福音,因为它以廉价劳动力和世界各地的资源投入扩展和巩固了全球供应链。目前,跨国公司约占全球贸易的一半以上,占全球产出的三分之一,占全球就业的四分之一。跨国公司已成为有影响力的政治参与者。


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曾为跨国公司减轻监管压力,通过统一监管市场降低合规成本。到2020年将好景不再,因为各国政府纷纷转而寻求双边协议,这些协议虽然有成效,但也将会在全球监管和关税税率等方面产生新的分歧。



图3:随着各国政策收紧,全球FDI流入正在下降


跨国公司创造财富和就业的能力将受到打击,公司股东需要对未来发展调整预期。各国政府监管要求的差异越来越大,将增加跨国公司成本,并影响利润。欧洲的数据隐私政策、经合组织的数字税收政策,以及中国的“不可靠实体清单”,都将只是个开始。


跨国公司不会在全球治理或支持全球秩序方面提供太多帮助。


风险五:印度“莫迪化”(India gets Modi-fied)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第二任期的大部分时间内都在推行有争议的社会政策,却牺牲了经济政策,由此带来的不利影响将在2020年显现,社会和宗派不稳定加剧,外交政策和经济将会受挫。


印度的财政状况不稳定,商品及服务税表现不佳,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疲软的经济反过来又会助长经济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加重印度在2020年陷入困境的进程。


2020年宗派冲突和宗教冲突将加剧。


风险六:欧洲地缘政治(Geopolitical Europe)


多年来,欧洲一直谈论制定自己的外交和贸易政策。迄今为止,欧洲无法或者不愿回击与美国存在的分歧。如今,这种情况将会改变。


欧盟应该成为“多边主义的守护者”。欧盟新的领导层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认为,欧盟之前一直天真地期望其主要商业伙伴遵守规则,希望自己有能力应对不公平。欧盟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相信,欧盟应积极捍卫自己,对抗相互竞争的经济和政治模式。


在监管方面,欧盟最高反垄断官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尔正与美国科技巨头展开较量,创新性地利用欧盟国家援助法来质疑科技巨头的税收优惠。在贸易方面,欧盟将遵守《巴黎协定》作为达成新协议的条件,并对惩罚性关税采取报复性措施。欧盟成员国和欧盟委员会还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在采购方面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在军事问题上,欧盟不打算建立自己的“欧洲军队”,但欧盟打算利用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打破军事贸易和技术发展的跨境壁垒。


这个更加独立的欧洲将给美国带来风险。特朗普不支持欧盟。报复性关税已不再是禁忌,欧洲的数字税,可能会激起美国对欧洲一些出口驱动型行业(如汽车和消费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数据共享也有风险,人们越来越担心欧盟在其监管方面过于激进。欧盟将与美国科技巨头展开较量,美国可能会采取更激进的方式对抗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图4:2000年-2018年中国FDI占欧盟国家GDP的变化


欧盟在地缘政治上更加活跃,也将加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迄今为止,中国已经在欧洲实现了许多目标:欧洲的企业仍然欢迎中国投资基础设施,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警惕尚未扩散到大多数成员国。但中国担心,马克龙将对“一带一路”项目进行更严格的筛选。欧盟在反倾销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将加剧紧张局势。中欧在新疆、南海等问题上的摩擦将加剧。正如中国坚持让世界接受“一国两制”,一个更具地缘政治色彩的欧洲,将试图坚持让中国接受28个国家下的一种制度。这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风险七:气候变化的政治与经济之争(Politics vs. economics of climate change)


五年前,数十个国家签署了《巴黎协定》,承诺在本世纪末将升温控制在2℃以内。但是迄今为止,许多国家未能实现减排目标。这将导致公司决策面临压力、商业运营不畅、政治不稳定等状况出现。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公司将承担更高的成本,企业决策将面临压力。超过三分之一的全球资本投资将在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等方面面临要求和监管,无法达到减排标准的公司将失去数万亿美元的投资。投资者将减少对碳密集型行业(包括钢铁和水泥等行业)的投资,从而影响资产价格。


政治正在影响投资者和整个社会。


风险八:什叶派日益强大(Shia crescendo)


美国对中东主要什叶派国家的政策逐渐走向失败,给区域稳定带来重大风险,包括:美国与伊朗的致命冲突、油价上涨压力、伊拉克要么走伊朗的老路要么走下坡路、“流氓国家”叙利亚融入俄罗斯和伊朗。


美伊关系将是致命的。美军和伊朗军队很可能在伊拉克爆发致命冲突。伊朗将继续扰乱海湾地区的油轮运输。伊朗喜欢以不可预测的方式打击对手,包括通过其强大的网络攻击能力和遍布该地区的网络,以美国及其盟友的公民和资产为目标进行打击。伊朗的紧张局势将使2020年的油价至少有5至10美元的溢价,并加剧波动性。


美国对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无情政策将在2020年推高区域风险,从而损害区域政治和经济秩序。


风险九:拉丁美洲的不满(Discontent in Latin America)


公众的愤怒将使该地区政治风险居高不下。选民抱怨经济增长缓慢、腐败和公共服务质量低下。对拉美政府而言更糟糕的是,新兴的、脆弱的中产阶级希望在公共服务方面增加支出,而拉美国家的社会严重分化。


公众的不满情绪,降低了拉美政府采取必要紧缩措施的能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投资者将敦促拉美各国政府采取审慎的财政政策。这些压力将在整个拉丁美洲产生风险:抗议将会发生,财政平衡将会恶化,选举结果将更加难以预测,民粹主义和反体制的政客将会变得更加强大,公众情绪将会恶化。


风险十:土耳其(Turkey)


在外交政策方面,土耳其与美国关系跌至新低。美国对土耳其的制裁可能会在2020年上半年生效,这将损害土耳其的声誉和企业投资环境,并进一步对土耳其货币里拉施加压力。在政治方面,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支持率正在下滑,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




摘自:前滩综研《全球智库动态》第6期(2020年卷)

资料来源:欧亚集团

编译:郭宇 胡志仁

咨询服务热线:021-64959500,联系人:郭老师。

采编:张俊峰


编者按:每年一月,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会发布全球十大风险。1月6日,欧亚集团发布了2020年全球十大风险,该公司自1998年成立以来,第一次把美国国内政治风险列为全球十大风险之首,其他风险包括中美技术大脱钩、中美关系、跨国公司面临的政治压力、印度、欧洲、气候变化等。




近10年来,人们一直生活在地缘风险不断上升的环境中,但没有出现真正的国际危机。除了地缘政治风险,全球发展趋势良好,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全球化至关重要。人、思想、商品和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动,是战后世界格局最重要的特征,它们创造了非凡的财富和机会,促进了全球的平等,减少了贫困,延长了人类寿命,促进了和平与繁荣。


由于中美技术脱钩,21世纪经济的重要一环碎成了两瓣。发达国家两极分化,部落主义力量增强。政治、经济、制造业产品和服务技术的变化,供应链缩短,导致全球化分裂。


此外,经济和地缘政治开始走下坡路,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预计,美国经济将在2020年或2021年陷入衰退。世界地缘政治衰退日益严重,世界缺乏领导力——美国盛行单边主义、以美国为首的联盟遭遇侵蚀、破坏美国及其盟友稳定的俄罗斯面临衰落、中国逐渐成为世界舞台不可替代的角色。


气候变化开始制约经济增长,这种趋势将随着时间而增强。2020年,气候变化将让人类面临前几代人未曾经历的经济衰退。



图1:随着时间推移,气候变化开始制约经济增长


不断恶化的环境可能引发全球危机,相对于过去,政府和私企可以利用的资源使得应对变得更容易,但挑战的规模更大,地缘政治衰退削弱全球合作。


2020年确实令人担忧。


风险一:操纵!谁统治了美国?(Rigged!: Who governs the US?)


美国国内政治从未被列为头号风险,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的机构是世界上最强大、最有弹性的机构之一。2020年,这些机构将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美国面临的风险包括:许多人认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不合法和大选后存在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产生的“真空”使外交政策环境变得不稳定。


由于制度限制,特朗普总统未能实现他的计划的主要部分,但这不妨碍他分裂美国。尽管特朗普已经在众议院遭到弹劾,但参议院将宣布他无罪。这种情况可能会使2020年11月的总统选举失去合法性。民主党人会觉得弹劾在政治上被撤销,是让总统凌驾于法律之上。而特朗普将认为自己有权干预选举结果,因为弹劾不再是一种有效的政治限制手段。大部分人认为2020年选举会被操纵。根据2019年的民意调查,只有53%的公众认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是公平的。民主党选民信心下降最大,2016年,84%的民主党人认为2016年大选是公平的,2019年9月,只有39%的人认为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是公平的。这将是1876年大选以来,政治气氛最糟糕的一次美国大选。



图2:2016年和2019年美国民众认为大选公开和公平的比例


2020年大选结束后将出现严重的问题。不论特朗普是否当选,2020年美国大选的选举过程都将受到质疑。


风险二:大脱钩(The Great Decoupling)


中美在技术领域脱钩,是自苏联解体以来对全球化影响最大的地缘政治。


在2019年美国采取了一系列导致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政策后,中国认为中美技术脱钩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将打破对美国的技术依赖并致力于国际技术、贸易和金融架构重塑,在日益分化的世界中谋求利益。


本次大脱钩扰乱了两国技术、人才和投资要素的流动,不仅会影响全球价值5万亿美元的科技产业,也会影响媒体、娱乐、学术研究等行业,形成难以逆转的商业、经济和文化鸿沟。


在科技领域,中国构建的“弹性供应链”将加大中美科技竞争的风险,这对在中国拥有庞大业务的美国科技公司来说,也是一个坏消息。


最大的问题是:“新的'柏林墙’会建在哪里?各国将选择哪一方?”


对中国大陆来说,中国台湾是除美国以外的相关设备进口主要来源地,尤其是华为等企业在全球竞争中所需要的尖端半导体,因此中国台湾的战略重要性将日益增强。出于同样的原因,韩国也将倒向中国。东南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东欧和拉丁美洲等地区的国家最有可能倒向中国,这些国家将成为中美在智能手机、网络、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和金融服务等领域竞争的主要市场。


中美分歧扩大,会给全球商业蒙上永久的地缘政治阴影。


风险三:中美关系(US/China)


随着中美科技脱钩的发生,中美在国家安全、影响力和价值观方面将出现更明显的冲突。双方将继续在这场斗争中使用制裁、出口控制和抵制等经济手段,这场交火将波及其他国家和企业。


中美竞争的核心是大国竞争,并不像冷战那样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随着中美政治结构的分歧越来越大,中美之间的竞争将越来越多地被看作是价值观的冲突,并且会受到爱国热情的鼓动。美国认为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中国认为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


贸易摩擦已经中止,但仍未结束,取得突破的机会微乎其微,美国外交政策侧重于如何遏制中国而非如何与中国竞争。抨击中国将成为2020美国大选中的重要话题。


美国将对中国采取严厉措施,对特定官员和技术进行控制,以及限制美国对华投资。这些举措也将为本已疲软的中国经济带来尾部风险。与此同时,中国将惩罚外国公司,“不可靠实体清单”将越来越长,中国将继续提高外国人获得签证的门槛。


中国认为:特朗普很重视贸易,但对安全问题兴趣不大。中国的这种想法是危险的,因为美国总统是难以预测的。


风险四:跨国公司无法伸出援手(MNCs not to the rescue)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跨国公司将填补“G0”时代全球治理和自由秩序的空白,私企将在气候变化、扶贫、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等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但欧亚集团对这一观点持怀疑态度。欧亚集团认为,在未来一年,企业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和更严峻的地缘政治环境。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化对跨国公司是一个福音,因为它以廉价劳动力和世界各地的资源投入扩展和巩固了全球供应链。目前,跨国公司约占全球贸易的一半以上,占全球产出的三分之一,占全球就业的四分之一。跨国公司已成为有影响力的政治参与者。


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曾为跨国公司减轻监管压力,通过统一监管市场降低合规成本。到2020年将好景不再,因为各国政府纷纷转而寻求双边协议,这些协议虽然有成效,但也将会在全球监管和关税税率等方面产生新的分歧。



图3:随着各国政策收紧,全球FDI流入正在下降


跨国公司创造财富和就业的能力将受到打击,公司股东需要对未来发展调整预期。各国政府监管要求的差异越来越大,将增加跨国公司成本,并影响利润。欧洲的数据隐私政策、经合组织的数字税收政策,以及中国的“不可靠实体清单”,都将只是个开始。


跨国公司不会在全球治理或支持全球秩序方面提供太多帮助。


风险五:印度“莫迪化”(India gets Modi-fied)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第二任期的大部分时间内都在推行有争议的社会政策,却牺牲了经济政策,由此带来的不利影响将在2020年显现,社会和宗派不稳定加剧,外交政策和经济将会受挫。


印度的财政状况不稳定,商品及服务税表现不佳,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疲软的经济反过来又会助长经济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加重印度在2020年陷入困境的进程。


2020年宗派冲突和宗教冲突将加剧。


风险六:欧洲地缘政治(Geopolitical Europe)


多年来,欧洲一直谈论制定自己的外交和贸易政策。迄今为止,欧洲无法或者不愿回击与美国存在的分歧。如今,这种情况将会改变。


欧盟应该成为“多边主义的守护者”。欧盟新的领导层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认为,欧盟之前一直天真地期望其主要商业伙伴遵守规则,希望自己有能力应对不公平。欧盟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相信,欧盟应积极捍卫自己,对抗相互竞争的经济和政治模式。


在监管方面,欧盟最高反垄断官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尔正与美国科技巨头展开较量,创新性地利用欧盟国家援助法来质疑科技巨头的税收优惠。在贸易方面,欧盟将遵守《巴黎协定》作为达成新协议的条件,并对惩罚性关税采取报复性措施。欧盟成员国和欧盟委员会还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在采购方面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在军事问题上,欧盟不打算建立自己的“欧洲军队”,但欧盟打算利用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打破军事贸易和技术发展的跨境壁垒。


这个更加独立的欧洲将给美国带来风险。特朗普不支持欧盟。报复性关税已不再是禁忌,欧洲的数字税,可能会激起美国对欧洲一些出口驱动型行业(如汽车和消费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数据共享也有风险,人们越来越担心欧盟在其监管方面过于激进。欧盟将与美国科技巨头展开较量,美国可能会采取更激进的方式对抗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图4:2000年-2018年中国FDI占欧盟国家GDP的变化


欧盟在地缘政治上更加活跃,也将加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迄今为止,中国已经在欧洲实现了许多目标:欧洲的企业仍然欢迎中国投资基础设施,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警惕尚未扩散到大多数成员国。但中国担心,马克龙将对“一带一路”项目进行更严格的筛选。欧盟在反倾销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将加剧紧张局势。中欧在新疆、南海等问题上的摩擦将加剧。正如中国坚持让世界接受“一国两制”,一个更具地缘政治色彩的欧洲,将试图坚持让中国接受28个国家下的一种制度。这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风险七:气候变化的政治与经济之争(Politics vs. economics of climate change)


五年前,数十个国家签署了《巴黎协定》,承诺在本世纪末将升温控制在2℃以内。但是迄今为止,许多国家未能实现减排目标。这将导致公司决策面临压力、商业运营不畅、政治不稳定等状况出现。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公司将承担更高的成本,企业决策将面临压力。超过三分之一的全球资本投资将在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等方面面临要求和监管,无法达到减排标准的公司将失去数万亿美元的投资。投资者将减少对碳密集型行业(包括钢铁和水泥等行业)的投资,从而影响资产价格。


政治正在影响投资者和整个社会。


风险八:什叶派日益强大(Shia crescendo)


美国对中东主要什叶派国家的政策逐渐走向失败,给区域稳定带来重大风险,包括:美国与伊朗的致命冲突、油价上涨压力、伊拉克要么走伊朗的老路要么走下坡路、“流氓国家”叙利亚融入俄罗斯和伊朗。


美伊关系将是致命的。美军和伊朗军队很可能在伊拉克爆发致命冲突。伊朗将继续扰乱海湾地区的油轮运输。伊朗喜欢以不可预测的方式打击对手,包括通过其强大的网络攻击能力和遍布该地区的网络,以美国及其盟友的公民和资产为目标进行打击。伊朗的紧张局势将使2020年的油价至少有5至10美元的溢价,并加剧波动性。


美国对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无情政策将在2020年推高区域风险,从而损害区域政治和经济秩序。


风险九:拉丁美洲的不满(Discontent in Latin America)


公众的愤怒将使该地区政治风险居高不下。选民抱怨经济增长缓慢、腐败和公共服务质量低下。对拉美政府而言更糟糕的是,新兴的、脆弱的中产阶级希望在公共服务方面增加支出,而拉美国家的社会严重分化。


公众的不满情绪,降低了拉美政府采取必要紧缩措施的能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投资者将敦促拉美各国政府采取审慎的财政政策。这些压力将在整个拉丁美洲产生风险:抗议将会发生,财政平衡将会恶化,选举结果将更加难以预测,民粹主义和反体制的政客将会变得更加强大,公众情绪将会恶化。


风险十:土耳其(Turkey)


在外交政策方面,土耳其与美国关系跌至新低。美国对土耳其的制裁可能会在2020年上半年生效,这将损害土耳其的声誉和企业投资环境,并进一步对土耳其货币里拉施加压力。在政治方面,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支持率正在下滑,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




摘自:前滩综研《全球智库动态》第6期(2020年卷)

资料来源:欧亚集团

编译:郭宇 胡志仁

咨询服务热线:021-64959500,联系人:郭老师。

采编:张俊峰

相关新闻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
东育路255弄4号2104室
(前滩世贸中心一期A座)

邮箱
idsschina@163.com



电话
021-64959500

传真
021-64959508

前滩综研官方微信

前滩综研官方微博
首页   |  前滩总览   |  决策研究   |  资本创投   |  数据应用   |  最新动态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20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 Powered by Yongsy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20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
Powered by Yongsy